小保方晴子 小保方晴子很漂亮! 日本小保方晴子造假事件近况

发布时间:2019-11-26 来源:冬天养生注意

  日本小保方晴子造假事件近况,小保方晴子很漂亮!社会科学实验无法重复,与学术造假无关。近年著名的造假事件,如韩国黄禹锡和日本小保方晴子,都发生在自然科学领域。

  震惊科学界的小保方晴子论文造假事件余波仍未平息。美国媒体12日披露,牵涉其中的美国科学家查尔斯・瓦坎蒂将辞去其在哈佛大学附属布莱根妇女医院的职务,并“休假一年”。

  瓦坎蒂是日本理化研究所曾经的“学术女神”小保方晴子在美国求学时的导师,与小保方晴子并列为一篇造假论文的通讯作者,在另一篇造假论文上也署了名。据美国《波士顿环球报》12日报道,瓦坎蒂将于今年9月1日辞去布莱根妇女医院“麻醉、术前和疼痛医药科”主任职务,休假一年后回来继续做研究。

  这一消息由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干细胞专家保罗・克内普夫勒透露,他也是最早揭露小保方晴子造假事件的人之一。克内普夫勒在其博客上贴出了瓦坎蒂写给同事的邮件,其中说:“当我与你们分享我卸任的决定时,我的心情五味杂陈。”但邮件并未涉及论文造假事件。

  64岁的瓦坎蒂在邮件中还写道,他计划休假一年时间“思考未来的目标”,把精力和时间转向他最喜欢的事情。2015年9月他回来后,将会把大量精力放在再生医学领域,并指导下一代麻醉师。

  今年1月,小保方晴子和瓦坎蒂等人在英国《Nature》杂志上发表两篇论文,声称他们利用简单方法成功培育出能分化为多种细胞的新型“万能细胞”――STAP细胞,引起学术界轰动。但很快其他研究人员发现论文存在诸多疑点,日方调查报告于4月确认论文存在故意造假,《Nature》杂志则于7月撤销了两篇论文。

  小保方晴子事件被认为是2005年韩国黄禹锡造假事件之后国际科学界最大的丑闻。小保方晴子的日方导师、干细胞科学家�G井芳树已于本月早些时候自缢身亡。

  既然是说故事, 首先来介绍一下这位女主, 她叫小保方晴子,31岁,日本千叶县人士, 1983年6月29号出生, 巨蟹座, 2006/2008年早稻田大学应用化学系本科/硕士,2011年早稻田大学生命医学博士。其中2009-2010年其博士研究是作为访问学者在哈佛大学医学院进行的。2013年开始以30岁的年龄,被任命为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细胞再造实验室(Lab of Cellular Reprogramming)的研究团队负责人。不是内行也能看出,这种简历优秀到顶天。这么逆天的简历也就算了,晴子酱还是个美女,当然美不美这么主观的事情不好评价,总之她长这个样子。

  如果事情也仅仅是这样,晴子酱也不过是个“别人家的女儿”,成为父母用来嫌弃自家女儿的参照物罢了,“你看看人家的晴子”估计是晴子酱最经常听到的一句话了。很牛,但也没到传奇的程度,可是故事之所以成为故事,总有它独特的地方。

  于是,一切开始了。2014年年初小保方晴子不愿意再做一名安静的美女子,以第一作者在“自然”(Nature)杂志上同一天(!)发表了两篇文章。有必要在这科普一下,自然杂志是个什么等级的东西,评价一个期刊的普遍标准叫“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 ,一般的杂志影响因子也就是个位数,作者所在的电子学里,IEEE Transactions的影响因子也不过是3点几,差一点的杂志影响因子只有零点几,而自然杂志2013年的影响因子是42.351。自然杂志和“科学”(Science) 杂志一起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全科杂志。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研究人员做梦都想在这两本杂志上发表文章。 2013年我曾经不知天高地厚的在Nature主刊上投稿,从投出到被拒中间只有9个小时,呵呵。

  如果事情也仅仅是这样的话,也不过是再次证明了晴子酱的牛X指数继续飚升罢了。毕竟就算是自然杂志每年也会发表很多没什么营养的文章。但是这件事情却很快吸引了学术圈的注意力,甚至超出学术圈,进而吸引了媒体和公众的注意力。

  原因很简单,这两篇文章的内容太过于震惊(这一段并不专业的说,我不是学这个的,欢迎指正)。晴子指出生物细胞存在着一种简称为STAP (stimulus-triggered acquisition of pluripotency 刺激触发的万能性获得) 的现象。简单的说如果将哺乳动物的体细胞加以“亚致死剂量”的外界刺激,如用弱酸给体细胞洗澡,再进行挤压,可以将哺乳动物的体细胞重编程为万能细胞 (pluripotent cells)。

  而这个所谓的万能细胞,虽然还未完全证明,但是存在可以“重造”人体细胞的可能性。即可以用一小块人体组织,转化为万能细胞,然后用万能细胞重造人体器官,再植入人体,代替坏死器官和老化的人体组织 。可以说一旦实现,即可被认为是人类这一物种,自演化为人族之后的一次重新进化。其影响之大可以说无法用语言表达。而晴子的这两篇文章是这个进化过程的重要一步。估计秦始皇要是听说了,都恨不得从坟墓里爬出来,要求提供funding资助这个项目的。

  图3 人体万能细胞长治看癫痫专业的医院,有哪些概念图

  而之前一种塑造万能细胞的方法叫做诱导性多功能干细胞(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缩写作iPS),iPS利用导入特定基因或是特定基因产物(蛋白质)等方式送入体细胞(如:皮肤细胞或是肝脏细胞)中,并且可以持续增生分裂。2006年首度由日本京都大学山中伸弥教授团队实现。而山中伸弥因为这项研究已经获得2012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

  而晴子提出的STAP方法从操作性来说,远远简单于山中伸弥提出的iPS方法。 既不用导入特定基因,也不用进行所谓的“细胞核转移”,只要给细胞用弱酸“洗澡”,把它搞得半死不活,然后缓过来之后就变身为万能细胞了(基本上是这么个意思,请轻喷)。如果说STAP是可行的话,毫无疑问,得诺贝尔奖指日可待。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刚刚30岁的晴子身上,于是日本媒体疯狂了。各大报刊杂志纷纷感慨,晴子是“日本の人�g国宝 Ningen Kokuhō”和“日本居里夫人”。于是晴子的消息在坊间传遍。她专注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哇,好棒哦。

  演讲的时候是这样子的。怎么看都是“日本の人�g国宝”,总之,棒棒哒,萌萌哒!

  可是,这种故事总有一个可是。

  晴子的文章在Nature上发表出来的当天1月29日(注意,就是当天)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一位行业大牛Paul Knoepfler就在他的科学博客上一口气提出了6个关于这两篇文章的问题。其中第一个就是,“这个结果能被其他实验室再现么?”

  1. Will it be reproducible by other labs?

  要知道这个问题是最关键也是最尖刻的。因为实验,尤其是生物学的实验,“可再现性”(Reproducibility)是判断真实与否的唯一真理。而一般一旦这个问题被提出,也就代表着,原文作者的公信力(Credibility)受到了挑战,而作为最要面子的知识份子,是不会接受别人的“恶意”质疑的, 而另一方面,如果没把握,大家也不会没事去质疑一项研究成果,毕竟都是一个圈子里混的,开国际会议时也是要一起吃finger food的。

  晴子沉郁许久,到2月19日才由其研究所RIKEN发话,承认图片“存在植入错误”但是“不影响实验结果的有效性”。

  但是说句实在的,光靠这个图,实在也没法说明什么,最主要的问题还是那个要命的“可再现性”。而在等晴子答复的1月29号到2月17号之间的这段时间,美国怪蜀黍们一点也没闲着,放下了手中的全部活计,全力以赴尝试复制晴子的实验,并号召全美的各大生物实验室尝试晴子的实验。到了2月17日,美国怪蜀黍在自然杂志的新闻栏里发表了一篇通讯,在权威渠道质疑晴子的实验。

  到了2月底美国怪蜀黍们宣布在已经进行的实验里,没有任何一组能够重复实现晴子的结果。

  而就在这时山梨大学的若山照彦教授,作为日本的生物学权威人物之一,力挺晴子,并肯定的说,他的团队已经在晴子的指导下,成功实现了STAP方法。

  图8 摇摆不定的若山照彦

  于是日本媒体又震惊了,奶奶的,米国佬,你敢黑我们日本の人�g国宝,你们走开!

  可是日本媒体没有高兴几天,因为RIKEN内部也看不下去了,决定成立独立调查组全面调查此事。而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又有美国怪蜀黍发现,晴子的实验结果为什么和她博士论文里的一张图那么像啊。而要知道那时候她做的课题和现在的课题完全不是一个方向。也就是说晴子甚至有可能是从她博士论文里抽了一张图出来,扔进Nature那篇论文里,说这就是我的结果了。早稻田大学于是也成立了调查组,调查晴子的博士毕业论文。

  就在日本媒体等待奇迹发生的时候,事情却急转直下。首先是原来力挺晴子的若山照彦在3月10日站出来说,嗯,不好意思啊,好像晴子那个方法是有点问题,我的组在没有晴子参与的情况下,做不出来她说的那个结果。

  然后3月14日,RIKEN的初步调查报告出来了,证明晴子的实验方法和结论都存在致命错误,但不能肯定是蓄意造假。4月1日RIKEN的最终报告发布,认为晴子是蓄意造假,篡改实验数据,实验记录混乱且不全,根本无法证明其实验结果。

  而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晴子和她在RIKEN的导师�G井芳树决定站出来,捍卫自己的研究成果,4月9日,晴子召开记者招待会,声明“STAP现象是经过反复确认的真实现象”,并且表示自己“成功制出了200次以上”。

  图9 晴子在RIKEN的导师�G井芳树,承受巨大压力

  到4月12日,事情的性质出现了一些变化。本来仅仅是学术研究内部的一些问题,但是晴子和RIKEN的关系全面恶化,RIKEN禁止晴子进入其研究楼,而晴子由律师提出补充材料,想驱使RIKEN进行第二次调查。整个事件由“对事”变成了“对人”。

天水治疗儿童癫痫好医院  这是一条由闹剧变悲剧的分界线

  而毫无疑问,这种跌宕起伏的情节也让没多少节操的日本小报们兴奋不已,媒体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晴子是“日本の人�g国宝”,一夜之间成了“这个恶心的女骗子”。于是就有了这种照片。

  图10 晴子在媒体中的形象发生巨大变化

  到了5月8号, RIKEN再次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在没有进行二次调查的情况下,确认晴子数据造假。随后晴子表态,对RIKEN并没有对她所提供的补充材料进行二次调查的情况下,就宣称她作假表示震惊。而RIKEN也决定把事情做绝,宣布一个月之后将对晴子进行严肃处罚。

  图11 似乎演变成了庞大的RIKEN组织和晴子双方的互相人身攻击

  到了6月4日,双方似乎达成某种妥协,晴子表示同意从Nature上撤下发表的两篇文章,而RIKEN同意晴子从6月30日开始在受监视的环境下,重复她声明成立的实验。当天,晴子获允许重回RIKEN研究所,重新做实验, 与以往不同,她将使用另外的实验室,单独进行验证实验。为确保实验的透明性,实验室入口处和室内安装有3个摄像头,实施24小时监控,研究所指定的外部研究员将在现场监督. 细胞的培养仪器将上锁, 出入实验室实施电子卡门禁管理。估计这应该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监狱式”实验环境了,而这样的实验将从7月1日延续到今年11月。也就是说,在你看这篇口水文的时候,晴子正在RIKEN无数双眼睛的监视下尝试着重现STAP实验。

  7月2日Nature撤下晴子的2篇文章,至此这2篇引来无数争论的文章终于被拿下,美国队表示喜大普奔,维护了学术的权威。7月17日,早稻田大学宣布,经过调查小保方晴子的博士论文“未达博士标准”,但鉴于有关规定“不取消小保方的博士学位”。

  就这样,半年前风光无限的晴子,一落千丈,博士论文被判未达标,所有的学术可信度全面丢光,在媒体上丢尽脸面,在RIKEN内部受行政处罚,并不得不在被监视的情况下,使尽全力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在人们觉得到了这份上已经差不多了,已经很悲剧了的时候,真正的悲剧还在后面。

  图12 很快日本媒体的兴趣开始由学术纷争变为了晴子和�G井甚至Charles Vacanti的潜规则

  从5月开始,日本的小报接二连三的对晴子和�G井教授进行人身攻击,其中内容包括“她以F罩杯的大胸攻陷�G井教授,靠出卖色相获得了实验室主任的位置”。甚至将这位女博士描写成为“性欲极强的猛烈女子”,在实验室里就和�G井有不轨行为。更有甚者把晴子在哈佛时的导师Charles Vacanti 也扯了进来,生生变成了岛国和美国合演的爱情动作片。

  且不论事情是否属实,这些话题已经完全偏离了最初的轨迹,其下作程度已经远远超越了任何人的想象,完全把一件学术事件变成了娱乐新闻。很快又传出晴子在研究进展的新闻发布会上穿着奶奶送给她的可爱花裙出席,也是�G井芳树和晴子精心策划的博取形象分和同情的计策。不久之后,又有报道提出�G井芳树是整个STAP的幕后策划黑手,其目的是利用这个新的课题骗取巨额的科研经费。

  而宗教界和其他一些什么都反对的人士,开始集体进入亢奋状态,反对任何的干细胞研究,大有痛打落水狗,有把整个RIKEN的生物遗传学研究院全部搞臭搞死的节奏。甚至有人找出了前文提到的已经获得诺贝尔奖的京都大学山中伸弥教授的早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找出了其中的一个数据造假的例证。全面质疑全日本的生物遗传学者的学术道德。要求日本政府重新考虑是否应该对这种研究进行资助。山中伸弥教授不得不含泪证明当时确实存在对团队管理不严的问题,并向全日本道歉,保证不会再出现类似现象。

  在这一波一波的冲击下,一直对晴子持支持态度的,她在RIKEN的导师�G井芳树承受极大的心理压力。(要知道�G井芳树是晴子第一篇Nature文章的作者之一)。在其给《华尔街日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G井芳树称自己“被耻辱感淹没了”。

  �G井芳树教授8月5日在紧邻RIKEN生物学中心的尖端医学研究楼,楼梯井中上吊身亡。�G井芳树上吊自杀时穿着一件干净且熨的很平整的短袖衬衫和一条宽松裤,他的一双鞋脱了下来,整齐地摆放在自尽的楼梯间里。在旁边的一个包里整齐的排列三封遗书,一封给RIKEN的管理部门,一封给�G井芳树实验室的成员,还有一封给小保方晴子。

  且不论�G井芳树是否真的是这个STAP事件的“元凶”,他在这个领域的贡献可谓举世公认。以不过52岁的年龄,被认为是有可能依据他之前“神经诱导因子的发现与解析干细胞研究”(根本用不到这个STAP)就可以获得下一个诺贝尔奖的著名学者。而STAP其实并不是他的主要研究方向,他对这个方向并不是很在行,和整个项目的关系有多大,很难说清。国内外同行也都清楚,�G井芳树其实就是所谓的“大老板”,管理着整个课题组的所有项目。对于其中个别项目,他是不可能细致到去查晴子的数据真实性的。这里并不是替�G井芳树打抱不平,只是死者为大,更何况他死的很潍坊癫痫重点医院,在哪里冤。

  在整个事件中,�G井芳树之前的著作毫无疑问的被无数人用放大镜翻看,而没有任何人能够提出任何一个学术不端的污点。可见�G井芳树除了STAP之外,极为“干净”,没有任何的问题。

  �G井芳树的死毫无疑问的改变了整个事件的进程。首先是舆论哗然,这简直是爆炸性的新闻,在学术造假也不算很少见的时代,居然以死谢罪实在是过于残酷。然后是学术圈里翻了天,美国那边之前猛烈抨击那两篇文章的“怪蜀黍们”彻底傻眼。估计大家的想法是,我擦,你们日本人真心玩不起啊,这就自杀了?!当然了,这话没法说出来,只能是全体沉痛哀悼学术界重大的损失。

  而有一个细节很值得玩味,在�G井芳树给晴子的那封遗书里,他说“小保方博士,这一切不是你的错。一定要坚持下去,用事实证明STAP确实存在。”也就是说,�G井芳树至死依然坚信STAP方法确实存在,只是目前暂时没能成功罢了。

  而反对的人士则认为�G井芳树的死是给这个事件盖棺定论的最后一根钉子。这说明小保方晴子和�G井芳树团队就是数据造假,而�G井芳树的死就是最好的证明,这就是所谓的“畏罪自杀”。

  下面是事件回顾:

  今年年初,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发育生物学实验室的

  小保方晴子(Obokata Haruko)和同事发现,将从新生小鼠身上分离的细胞暴露在弱酸性的环境中,能够使细胞恢复到未分化状态,并使其具备分化成任何细胞类型的潜能。他们将这种现象称之为“刺激触发的多能性获得”(STAP)。

  2014年1月29日,小保方团队将两篇研究论文发表在《自然》上――是的,两篇Nature,同一天内。

  【1月31日】新年新突破:日本研究者发现制备多能干细胞的新方式

  论文一发表就引起学界极大震动,一方面带来一片惊叹声,另一方面也引起部分人的怀疑。争议不仅围绕STAP和两篇论文,也爆出小保方以往论文中就有伪造实验数据、篡改图片的嫌疑。许多顶尖研究者表示他们无法重复出小保方的实验结果,《自然》方面称这一问题已经引起他们的关注。

  【2月18日】小保方晴子干细胞突破性研究正在被审查

  在2月中旬,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和《自然》方面分别就小保方晴子所遭受的学术不端指控开展了相关调查行动。

  3月5日,RIKEN向外界公布了更多关于STAP细胞制备过程的详细情况, 并表示小保方研究中的其他实验方法将会发表在《自然》期刊的“实验方法交流”(Protocol Exchange)网页上。发言人称:相信这份介绍能帮助其他研究者提高重复小保方实验的成功几率。然而,这份实验方案的放出却引来了更多质疑――有其他 研究者指出,RIKEN公布的这些步骤内容与已经发表的内容不一致。

  【3月10日】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回应对小保方晴子研究的质疑

  紧接着,更严重的问题出现了。小保方晴子在《自然》上发表的文章,明显重复使用了两张其博士学位论文上的图片,当时该图片是用于表示该细胞原本就处于胚胎状态的,而非STAP之后变为胚胎状态。

  这引发了一系列要求《自然》撤回该文章的呼吁,最具破坏性的呼吁来自于该文章其中一位共同作者:山梨大学的克隆专家若山照彦,他表示对该文章已经失去信心。

  【3月11日】小保方晴子《自然》论文被呼吁撤回

  3 月14日下午,RIKEN方面发布了《针对研究论文(STAP细胞)所产生的质疑的中期调查报告》,称小保方受质疑的图片“确有不自然之处”,但“并无涉 及篡改范畴内的不端行为”、“不能断定是否故意为之,因此无法判定为学术不端”;并宣布将就小保方是否存在学术不端、STAP是否真实存在等问题继续调 查。

  【3月14日】RIKEN公布小保方晴子研究的中期调查报告

  接着,Science也杀入战场――《科学》称,一些与《自然》那两篇论文有关的实验室,其实并未在论文发表前重复出小保方晴子团队的实验技术。

  而在一份对记者发表的书面声明中,小保方晴子和论文的共同作者�G井芳�洹⒌び鹑适范杂诼畚牡牟蝗范ㄐ约拔蟛钜�发的混乱表示歉意。三人写道:“我们正在就撤销这些论文的可能性联系其他作者。”

  与此同时,小保方的博士学位论文也爆出涉嫌抄袭,有报道称她正试图撤回该论文。如果学位论文被撤,小保方晴子将失去她的博士学位。

  【3月20日】小保方晴子STAP细胞制备技术的可重复性跟进

  RIKEN发布官方声明:此前宣称“对论文失去信心”的共同作者若山照彦称,他曾要求小保方提供129品系的小鼠细胞制备的STAP细胞,但小保方随后给他的干细胞却是由其他品系的小鼠细胞制备的。这一进展对论文真实性提出了新质疑。

  【3月28日】

  ST常用抗癫痫药有哪些?AP研究再添疑云,小保方晴子“偷龙转凤”?

  扑朔迷离的3月过去了。4月1日,RIKEN宣布小保方晴子在研究中存在捏造、篡改等学术不端行为。共同作者虽无学术不端行为,但由于未能发挥把关作用也“责任重大”。小保方晴子的律师转达了她的反应:“无法服从最终报告。”并称她倍受打击正在休养。

  【4月1日】小保方晴子涉嫌学术不端事件最终调查结果公布!

  4月9日,身处漩涡中心的小保方晴子终于现身,在大阪召开了记者招待会。

  她为自己给包括研究所和同事等人带来的麻烦致歉,但一再强调STAP细胞的真实性,并对研究所的调查结果表示不服,声明不同意撤稿。

  【4月9日】小保方晴子召开记者招待会,公开道歉但不服调查结论

  小保方晴子从 “国宝”、“日本居里夫人”跌堕至此,在日本引起极大轰动。4月14日,日本最高科学政策组织――科学与技术政策理事会(CSPT)呼吁树立研究人员的学 术诚信,并要求从制度上防范、应对学术不端,以重建公众对科学的信心。民众对干细胞界的痛打落水狗情绪高涨,自整顿启动以来,接连有科研人员公开道歉。

  【5月7日】日本整肃科学界:小保方事件引发学术监管改革

  【4月29日】山中伸弥就14年前论文问题公开致歉,并否认存在捏造

  5月28日,小保方晴子终于同意了撤回关于STAP两篇论文的其中一篇。曾经要求撤稿的共同作者�G井芳树表示“我不会反对撤稿。”然而讽刺的是,小保方晴子同意撤回的并不是RIKEN调查发现存在篡改行为的那一篇――她仍然坚持那篇建立STAP细胞制备方法的论文是正确的。

  【5月29日】小保方晴子同意撤回一篇STAP论文

  6月3日,一家匿名的独立遗传分析小组对20个STAP干细胞系进行基因检测之后,给STAP判了死刑:所有干细胞系都与论文声称的小鼠品系不符,STAP不存在。

  【6月4日】最新检测结果显示,STAP干细胞根本不存在!

  6月12日,事件殃及小保方所在单位。RIKEN发育生物学中心在日本神户召开新闻发布会,称为了防止再次出现学术丑闻,该研究中心可能需要关闭。理研的调查委员会推测,研究者是为了制造突破性的研究成果而草率发表了研究成果。

  【6月13】小保方晴子事件或导致理研发育生物学中心关闭

  7月2日,《自然》杂志将两篇STAP论文撤稿。

  7月17日,早稻田大学宣布小保方晴子的博士论文“未达博士标准”,但并不撤销已颁发的博士学位。

  8月5日,一直力挺STAP的小保方晴子导师、被认为有望获诺贝尔奖的干细胞界顶尖专家�G井芳树自杀。

  STAP丑闻一直沸沸扬扬,显然已毁灭性地重创了他的职业生涯,他曾致信《华尔街日报》称自己“被耻辱感淹没了”。据称,芳树留给小保方的遗书中仍在嘱咐她“一定要再现STAP细胞啊”……

  【8月6日】干细胞学界哀悼�G井芳树

  9月有个小插曲,虽然STAP备受质疑,但RIKEN发育生物学中心的另一个项目:诱导性多能干细胞(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iPS)获批临床试验,一位患有眼部疾病的病人将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位接受iPS细胞治疗的人。

  【9月12日】首个临床试验获批:iPS终于能被用于人体

  10月7日,早稻田大学宣布:小保方晴子的博士学位或将取消。但由于是校方让存在问题的论文作为通过了审查,因此大学方面也负有一定责任,校方还是选择暂缓这一举措。

  小保方晴子的博士论文导师常田聪,由于当时没能把好审核关将受到停职1个月的处分。而其他与小保方晴子博士学位相关的老师――就哪怕不是指导老师,只是辅助指导之类的――也将受到训戒惩罚。校长大人镰田�`也将自己五个月工资津贴的20%自觉上缴,小保方晴子读博时所属的研究科科长则上缴了自己三个月工资津贴的20%。

  【10月8日】早稻田大学或将撤销小保方晴子博士学位,相关人员牵连受罚

  RIKEN限小保方在11月内重复STAP实验,并全方位监控实验过程。就在今天(12月18日),RIKEN宣布在小保方晴子亲自参与的STAP细胞制备实验中,研究人员未能再现STAP细胞。

  【12月18日】理研官员称小保方晴子未能再现STAP细胞

  当地时间12月19日上午10:30,RIKEN就小保方晴子和STAP事件召开了记者会,宣布STAP细胞实验没有再现,根据这个结果,实验终止。2015年3月将会出最终处理结果。

  小保方晴子本人没有出现在记者会上,但发布了公开信,仍坚持“现在只觉得筋疲力尽,对这样的结果感到非常困惑”,并主动提出辞职。

友情链接: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重点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的治疗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癫痫病能治愈吗 武汉中际中西医结合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癫痫病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癫痫病如何治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